beplay客户端-两个被困湘鄂界桥之上的返乡武汉人

  原标题:两个被困湘鄂界桥之上的返乡武汉人丨疫中人⑤

  记者 | 王健

  疫情当前,武汉封城。武汉留城人员想去外地,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而滞留外地的武汉人想要回到武汉,也非易事。

  2月10日,两名封城前离开武汉,在异地漂泊多日的武汉人向界面新闻反映,他们在回汉途中,被困在湘鄂交界处的一座桥上,进退两难。

  以下是他们的口述:

  我叫黄克胜,武汉市洪山区人,和我一起被困在这儿的小伙子叫吴昊,他是武汉市武昌区人。我们之前不认识,在岳阳东站高铁站相识,原因是我们都买不到回家的火车票。

  1月21日,我从武汉到云南曲靖办事,原计划1月30日回武汉的,但是武汉23日上午就封城了,所以就能没回去。

  在云南的时候,起初我在朋友家住了11天,之后被朋友住宅所在的社区送到他们那里的酒店隔离,每天收费170元,让我隔离了7天。7天后,社区的人又告诉我说手续已经办好了,可以让我买个转乘票,从长沙中转回武汉。我交了800元后,他们给了我一张曲靖北到长沙南的高铁票,票面是451元。

  社区的人说,现在想回武汉,比如:从曲靖出发,需要到长沙转乘,出站后再换一张票,我当时交的800元,买的就是这么一个通票。

  2月9日晚上9点多,我到了长沙,等我出站要办中转签证的时候,长沙那边跟我说“完全没这回事”。于是,他们又让我到岳阳来,我随即买了一张到岳阳东站的票,但到了以后,岳阳也说没这回事,我就这样被困在岳阳了。

  吴昊跟我情况和我差不多,他是1月20日上午从武汉去的广州,昨天从广州直接到了岳阳东站。今天早上,我们两个一起去询问岳阳东站的工作人员,看看能否再买票原路返回云南和广东,却被告知连从岳阳返回云南的票都买不到了。

  原本我们俩想自己“偷渡”回武汉,出火车站时我碰到一个开摩的的,让我们每人交100块钱,把我们拉回湖北境内去,谁知道他刚把我们送到临湘市,就被这里的卡点给拦住了,我们两个都被扣下了。

  扣下以后,执法人员向上级汇报,临湘当地的联合执法人员就开着皮卡车把我们送到了省界处的界桥上。到这以后发现,除了我们以外,还有一对湖北的夫妻,带着一个孩子,“像赶鸭子一样,扔下就不管了。”

  这座桥叫羊楼司大桥,在107国道上,北边是湖北省赤壁市,桥南是湖南省临湘市羊楼司镇。

  桥两头都有卡点,我们在桥中间,临湘市那边提供了食物,一人一盒泡面。吴昊从广州过来,衣服很单薄,临湘这的检查点还给他发了套睡衣让他穿着。但是我带的衣服在长沙出站时被检查人员没收了。当时我急着要出站,只有到售票大厅去办改签,才能回武汉。

  我刚在出站口亮身份证,行李就被扣了。工作人员说,因为我们是疫区的,必须要收走。我现在只有一个公文包在身边,里面只有手机和卫生纸,剩下的行李都被收走了,收走时也没有开暂扣证明。

  到目前为止,我和吴昊的体温都正常,毕竟已经在云南和广州隔离了近20天,隔离时也没出过门,途经的每个地方也都检查了,如果我们有问题早就被隔离了。

  现在是湖北不让进,湖南不让回。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还在下中雨。吴昊的手机也丢了,他说他好几天没睡觉,现在站都站不住。

  和我们一起等待的一家三口是回咸宁市的,他们比我们幸运,已经联系上了咸宁市政府,被送到了临时救助站,就剩下我和吴昊。

  截至现在(10日12点40分),我们已经被困了两三个小时了,湖北方面也不轻易放行,条件是需要我们户籍所在地开接收证明才可以。我已经向我的社区反映了,社区说在等上级回话。

责任编辑:杨杰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sb-thuquan.com